“姐,有没有给力的货?”揭开一包壮阳药背后的秘密

2021-04-2001:17:37 发表评论

“你这个灭火器要放在这里,拿取方便,一旦发生火情能最快发挥作用……”

“姐,有没有给力的货?”揭开一包壮阳药背后的秘密

“姐,有没有给力的货?”揭开一包壮阳药背后的秘密

“张老板,入住旅馆的客人要仔细登记身份证啊!”

“姐,有没有给力的货?”揭开一包壮阳药背后的秘密

“姐,有没有给力的货?”揭开一包壮阳药背后的秘密

6月8日上午,吉林省双辽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例行检查辖区场所。忽然民警小耿看到一个身影一闪而过,原来是乐乐成人保健品店的老板在小卖店购买饮料,看到民警走过来,一路奔跑着往自家店里去了。

“跑这么快?”民警小耿心中一动,脚下加快了步伐。

在乐乐成人保健品店,店老板王大宝手里拿着一支烟卷正对门站着,愣愣地看着民警进来,几个民警四顾观察,王大宝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,眼神扫向了柜台下——一个布帘盖着的空格。

民警小耿敏锐地察觉到王大宝的紧张情绪,他顺着王大宝的眼光,也看到了布帘,他问:这里有什么?打开看看?

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王大宝喃喃地说。

“拿出来!”

在民警锐利目光的威慑下,王大宝打开帘子,拿出了里面藏着的几盒“保健品”,交到民警手中。

“食品批号?”盒子上低俗的名称引起了民警的注意。打开盒子,是几板很像药片的压片物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壮……壮……壮阳药。”

“这不是食品批号吗?怎么是药?”

“这,这,这……”

王大宝嗫嚅着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民警将几盒“保健品”收缴。

“这个案子很有东西!”

几天后,鉴定结果显示,盒中“食物”主要成分是西地那非和玉米淀粉,属于非法保健品。食品批号是假的,成分说明等也都和实际不同。

“你可能也关注过媒体报道,食用非法保健品丧命的新闻屡见不鲜,这样的东西流入市场,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构成威胁,我们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治安大队大队长李海涛是个具有多年刑侦经验的老警察,他拿着保健品的外包装仔细看了又看,显然,这个东西的包装不像小批量印制的印刷品,像是胶板印刷品;如果是胶板印刷品,那印制量就不可能小,那么也就说明,这个东西的产量不会小……

“必须深入调查!”李海涛立即同战友们一起,讯问王大宝。据王大宝交代,他是从H市S区刘桂香的保健品批发店进的货。

事不宜迟,李海涛带人前往H市S区,与当地公安部门一起,直奔刘桂香的保健品批发点。

“刘桂香也是中间商,从她家搜出的东西也不多。我们决定循线追踪,查找其产业链条,争取一网打尽!”

刘桂香交代了自己的上家——同在H市的H区人于大丽经营的成人保健品批发店。

“这个案子很有东西!”

双辽市副市长、公安局局长纪东岩指出,要摸出该案的每一个关键环节,不要打草惊蛇,深入排查,找出窝点!

“姐,有没有给力的货?”

民警加急制定出详细的侦查方案,将人员分为两组,一组在于大丽经营的成人保健品批发店附近蹲守和走访调查;一组检索两个月以来,于大丽出入保健品店的视频监控,检索其行动轨迹。

蹲守的民警伪装成拿货的人,到于大丽家探查,发现于大丽家有多种成人保健品,却并没发现涉案上述违禁品。

为了引蛇出洞,民警问于大丽:“姐,有没有给力的货?”

于大丽一翻眼睛,说:“啥给力?姐家的货都给力!”

为了不打草惊蛇,民警没有继续追问。

8月16日,据检索视频的民警汇报,发现于大丽经常收取快递,快递多为纸箱,有时候三四个,有时候一两个,几乎天天都有。来于大丽家拿货的人也络绎不绝,不过都是小批量拿货。

8月17日,蹲守的民警看见快递员又来送快递,民警上前搭话:“哥们,一天能送多少件,收入咋样啊?”

快递员答:“还行吧,天天不闲着。”

对话的间隙,民警扫了一眼快递上的地址,地址显示为C市J区某宾馆!

C市J区某宾馆?

于大丽的货都是从这里来的吗?

侦查员来到了快递公司,查明,一年间,于大丽收到这个地址100余件货物。

这些纸箱中的东西是什么呢?民警小祝寻求当地公安协查,回复很快来了:这里其实是一个茶叶批发市场。

于大丽经营保健品,为什么频频从茶叶批发市场进货?

时间转眼来到了8月中旬,侦查员们继续蹲守在于大丽家附近。经过走访,周围其他商户反映,于大丽家的保健品店生意很好。

“人家有‘独门秘籍’。”一个商户说,当民警深入探问时,对方却不愿深入交流。

茶叶批发商竟和成人保健品商有长期交易?

为“全链条”打击该犯罪团伙,双辽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,抽调精干警力赶赴S省C市彻查案件。

“这时候这里的情况我们也摸的差不多了,就准备去C市那边看看。”李海涛重新部署侦查工作:一组人留下继续监控于大丽,自己则带领另一组侦查员赶往C市。

9月3日,李海涛一行来到了C市J区,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展开了侦查工作。

该茶叶批发市场前身是一个宾馆,是一个有八层楼、近300个房间的茶叶批发市场。侦查员很快找到和于大丽有交易的余丽君。

余丽君,现年56岁。工商的备案显示,余丽君的茶叶店销售红茶、绿茶、乌龙茶及茶具,在茶叶批发市场经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

一个茶叶批发商为什么和成人保健品商有长期交易呢?

“事出反常必有妖,我们决定就地展开侦查。”C市和双辽的民警成立两地专班,联合办案、协同作战。

“还是老办法,蹲守!”

九月的C市,骄阳似火,双辽警方的侦查员十分不适应C市的夏季。“长了一身痱子,身上被蚊子叮的都是大包。”民警杨波说:“那也不能退,得完成侦查任务。没有困难要上,有困难更要上!”

克服水土不服,双辽警方的侦查员很快查实,余丽君的“茶叶”发往全国各地,H市只是其中一个地区。

过了几天,余丽君又要发货了。在快递点,侦查员查明,又有一批纸箱包装的“货”发往于大丽处。

9月11日,警方发现,余丽君注册的茶叶商铺有员工十余人,在茶叶批发市场共有8个房间,分列在不同楼层。

但遗憾的是,因为余丽君反侦查意识很强,警方并没有查探到余丽君所租用的8个房间中的具体格局和货品,却也掌握了另一条信息:余丽君的“客户”遍及浙江、辽宁、黑龙江、河北、河南、内蒙古、吉林、山东等全国8个省17个市。同时,警方查明了余丽君在某小区的住所。

证据链越来越完整,犹如一团迷雾有了网的边界……

一张横跨八个省份,以余丽君为中心,集生产、销售为一体的多层犯罪网络逐渐浮出水面。

9月22日,民警在H市S区某小区将犯罪嫌疑人于大丽及其同案刘米花抓获,当场扣押20余种7万余片(粒)违禁口服性保健品614公斤,价值100余万元。

10月8日,双辽警方决定收网。经过周密部署,10月9日,双辽警方再赴C市;10月10日11时,在茶叶市场地下车库,民警将正准备发货的余丽君、余丽君女儿的丈夫刘强、余丽君的丈夫黎明抓获,当场收缴违禁品1000余箱。

同时,民警在茶叶市场430、513、603、608、614、615、617、630房间抓获犯罪嫌疑人9人,端掉生产车间1间、包装车间4间、仓库3间,扣押违禁口服性保健品11500余公斤、散装药片50余万片(粒)、外包装15余万套、西地那非15公斤、食用淀粉300公斤、制药模具3套、银行卡16张、POS机2部,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。

经审讯,余丽君等12名犯罪嫌疑人对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目前,所有犯罪嫌疑人已全部被依法刑事拘留。

责编:王晓蕾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